CN | EN

新闻中心

关税推动下的中国服装产业外流意味着什么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1546072200000
  • 访问量:15
  • 【概要描述】12月初,美国政府宣布与中国达成贸易休战共识,这使得服装行业暂时得到了喘息之机。虽然加税问题尚不明朗,但至少在特朗普决定针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继续增加关税之前,休战给这些品牌商和零售商更多了时间制定相关计划。另一方面,暂缓执行增税政策也意味着笼罩在服装行业的不确定性将继续持续-将服装行业巨头留在他们的作战室里,策划应急预案。随着一批又一批增税清单的公布,纺织品品牌商和零售商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的产

    关税推动下的中国服装产业外流意味着什么

    【概要描述】12月初,美国政府宣布与中国达成贸易休战共识,这使得服装行业暂时得到了喘息之机。虽然加税问题尚不明朗,但至少在特朗普决定针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继续增加关税之前,休战给这些品牌商和零售商更多了时间制定相关计划。另一方面,暂缓执行增税政策也意味着笼罩在服装行业的不确定性将继续持续-将服装行业巨头留在他们的作战室里,策划应急预案。随着一批又一批增税清单的公布,纺织品品牌商和零售商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的产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2-29 16:30
  • 访问量:15
  • 详情

    12月初,美国政府宣布与中国达成贸易休战共识,这使得服装行业暂时得到了喘息之机。虽然加税问题尚不明朗,但至少在特朗普决定针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继续增加关税之前,休战给这些品牌商和零售商更多了时间制定相关计划。

    另一方面,暂缓执行增税政策也意味着笼罩在服装行业的不确定性将继续持续-将服装行业巨头留在他们的作战室里,策划应急预案。

    随着一批又一批增税清单的公布,纺织品品牌商和零售商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的产品是否能够被豁免。虽然到目前为止尚未被增税,但是服装和鞋类商品被列入下一轮的增税清单已毫无悬念。

    当世界领领袖们在筹划他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的时候, 其他国家则在计算他们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据Impact Econ最新一期报告指出,如果所有的关税都生效(包含目前已经增税和即将生效的),那么2019年贸易战产生的影响将高达915美元每人,或者每个家庭2357美元。该报告还预测工资将会降低,失业率将会上升。最后报告的作者Terrie Walmsley and Peter Minor说:“除了美国和中国以外,其他所有的国家都将从美国采取这一贸易举措中获益,并提高GDP”。

    开放选择

    越南和柬埔寨无疑是本次贸易战的两位赢家,因为像Vera Bradley这样的品牌增加了在越南和柬埔寨的产量,以减少在中国这个关口上的风险。

    和绝大多数零售商一样,中国的关税是我们主要关心的。”Vera Bradley的董事长和CEO Robert Wallstrom说。“尽管双方给了两个月的暂缓期,直至明年3月1日才执行25%关税,但是我们已经在积极的努力减轻潜在的影响。”

    最后,他预测中国的产量将从今年的57%下降到2019年的25%。他们并不是唯一一个离开中国市场的公司。寻找新的生产选择似乎是解决本次中美贸易战的首要方案。

    A&F的首席财务官Scott Lipesky说,他们准备从目前他们合作的17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寻找采购合作伙伴,以减少其风险敞口。这家依托大型商场的零售商说目前他们25%的产品源自中国。

    Chico’s的首席财务官Todd Vogensen说,他们公司目前已经将他们在中国的产量从50%以上减少到了40%甚至更低,然而最终,我们, 甚至包括中国在内,对未来还是要持有现实态度。一直以来我们相当一部分的产品都源自中国,这是基于中国在整个行业生产的产品类型的性质, 或者符合我们质量需求的产品类型,但是我们将持续减轻这类影响,并使我们的整体结构多样化。

    成本核算

    美国服装及鞋类协会执行副总裁Steve Lamar提到,目前美国40%的服装的40%和70%的鞋类产品都是从中国进口,一旦鞋类和服装被加税,继续从中国进口的成本将会上涨,最终这个涨价会转移给消费者。

    Lamar预测,25%的关税将导致零售价格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涨15%至25%,这个涨幅意味着一个四口之家的购物者将多花费500美元。服装品牌Carter已经表示,关税上涨将转化为价格上涨,而随着支出的减少,这将有助于儿童服装巨头经受住冲击。

    目前CARTER在中国的采购占其整体采购的不足30%。中国的采购已经减少了30%,他们的主席兼CEO, Michael Casey说高成本已经让公司开始转移产品,如果加税开始执行,他们将与在越南,孟加拉和印度尼西亚有合作的供应商合作。

    Michael Casey在10月份的公司财报会议上讲道,这就是在过去20年里和亚洲做生意真的美秒之处,我们与那些可以做接我们量大的供应商之间建立了深层次的关系。在过去的这些年,如果有必要的时候,我们和这些供应商一直致力于在其他区域以满足我们的采购需求。

    GIII服装集团旗下的Calvin Klein、DKNY、Kensie、TommyHilfiger和KarlLagerfeld Paris等品牌已经在想办法应对关税带来的价格压力。该公司的手袋和皮类服装业务收到的影响约占其净销售额的7%。作为反击,该公司也在向中国以外地区多元化发展,但也希望他们已退品牌的实力可以“有选择地提高”价格。

    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Morris Goldfarb表示:“我和我们公司的高管们在过去几个月里走访了数国,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可以替代中国的合作伙伴。” 例如印尼、柬埔寨、越南和印度。“无论关税是否调整,这都是一次很好的演练,因为我们找到了能提高我们利润并且富有竞争力的国家来替代中国。”

    另外,Goldfarb还提到,中国的公司都非常渴望能继续与GIII合作,“我们所有的供应商都不确定将来会如何,但他们愿意一起来面对可能出现的问题。供应商们不愿意中断和我们的生意,他们表示,如果可能的话,可以补偿我们公司的损失。某些零售商同意分担一部份的价格涨幅。

    Goldfarb表示目前业界都在以合作伙伴的关系寻找如何解决潜在关税的办法。PVC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Manny Chirico说,如果鞋类和服装被加税,不管大家是否转移生产,价格都会上涨。如果关税来了,我们必须认真面对2件事情,首先他们压缩成本,并对中国产品造成通货膨胀。另外,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后会造成全球通货膨胀,因为当我们开始下单到越南时,越南的生产需求就会越来越大,这势必会导致成本上升。

    他说,对PVH来说,25%的关税将带来7500万美元的关税影响。这个数字在几年前会高得多。今天,PVH在中国的产量约占其总产量的17%或18%。三年前,超过了40%。和其他公司一样,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该公司就一直在寻找成本较低的国家。

    Chirico说,虽然他的团队正在积极开展采购工作,但他看到了旷日持久的贸易战给他们的业务带来的另一个威胁。在去年11月PVH的财季会议上,他注意到了PVH在中国的门店流量往年持续上升,近些年缺流量逐步减少。

    Chirico还提到:“我现在担心的是Calvin Klein和Tommy Hilfiger这2个美国的大品牌,如果世界其他国家和美国关系紧张的话,这势必会造成他们品牌的影响力在这些地区的暂时停顿。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logo
    fx
    fx
    fx
    fx
    fx

    Copyright © 2019 EAS-TEX All Rights 沪ICP备0802753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